返回

最新彩宝网 目录共5861章

首页

最新彩宝网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6 8:39

即将更新:第1044章 醒来后

最新彩宝网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badzkj.com

不一会儿,穿戴整齐的王谦已经走了出来,一脸惋惜的看着脸色红润,陷入沉睡之中的美女,王谦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唉,果然又看错了。这美女都是人造的啊。这瓜子脸、这眼角、这唇线,就没有一个是纯天然的。什么时候,我才能摆脱这种*焚身的处境啊……”一番感慨之后,王谦就已经清理好了房间的痕迹。此时此刻,即便是最专业的痕迹鉴定专家都不可能知道这里曾经来进来过两人,关上了房门,王谦施施然下楼。此时,张哥一听到动静,就无比好奇的探出了他那头颅,照例是一脸的贱笑,照例是一脸的玩味。还刻意的看了看时间。调侃着道:“谦哥!你这不行啊。这时间不持久啊。这次久一点,也才不到两小时。这么极品的货色,你就舍得走啊?我啊,劝你就这么住着。多来几次,早晨起来难不成还能告你非礼不成?”“去去去!麻溜的,把你那可恶的脑袋给缩回去。你给我算着时间呢?放心,不会超过你钟点房的时间的。记得明天早晨问那美女要房费。怎么说你知道的啊。”王谦都懒得废话了。这货惦记的可不是美女,而是房费。果然,一听王谦这么说,张哥那麻花脸立刻就笑成了一朵花,讪笑着道:“好你个小子。哥哥我这是在教你呢。不就是男欢女爱么?这个社会谁吃亏还不一定呢。好心当成驴肝肺。老子睡了。”张哥的喋喋不休王谦直接无视了,走出宾馆,没有了空调冷气的压制,顿时一股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可这对王谦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他的火来自于身体之内跟外物无关。凌晨四点多的星城市已然有些寂静无声的感觉。建国西路上的路灯还在坚定的照亮着这一方地界。大大小小的酒吧外面,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些沉睡在路边的醉鬼,当然了,大多以醉汉居多。偶尔也可以看到那么几个长得不是那么和谐的醉女。‘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响起,王谦立刻从自己那迷彩服兜里拿出了一个老年机,一看号码王谦就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按下接听键,王谦就直接道:“怎么着?这是准备收摊了么?”对面一个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道:“谦哥,还早呢。有人非得跟你喝酒。赖在我这里不走了。”一听到这个话王谦的面色顿时一变,大脑都不经过思考,直接道:“我去你大爷的。和尚你他妈真是个贱人。活该找不到婆娘。”“嘿嘿!咱妈说身材好的粗壮女人才好生养。我这不是还没遇到么?”和尚也不生气,反而是笑嘻嘻的说起了他的择偶标准。这话让王谦直接无语了。脑海里瞬间浮现了一副画面,就在那夜宵摊上,一个一米九几的粗壮抠脚大汉,打着赤膊正在做着烧烤,旁边一个毫不逊色的壮妞正在做着收钱、端盘子、送啤酒的工作。顿时王谦就哆嗦了一下,直接道:“少废话了,你谦爷我天天熬夜的保着自己的小命我容易么?不去,说什么都不去。就说我不在!”话音落下,电话那端一个略带有一丁点沙哑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谦哥哥,你怎么就不在呢?你这是掩耳盗铃、睁着眼睛说瞎话啊。难怪你给别人看相、算命、测风水的时候能那么顺溜啊。”王谦一听到这个话,电话立刻挪开了,正准备挂电话呢。老年机那听筒已经传来了这个有些沙哑,却更是充满野性的声音:“挂电话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去你那里。给你十分钟,赶紧的过来,少废话!”说完,那边倒是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从建国西路这里,到和尚做夜宵的地方其实很近,从建国西路这边过去,星城市内赫赫有名的美食一条街——坡子街就在旁边。而和尚的夜宵摊位就在坡子街的边上。还不到十分钟,确切的说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样子,王谦就已经到了这边,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夜宵摊点都已经撤了。昏黄的灯光之下,少林夜宵城的招牌无比的醒目。一个烧烤的小推车,一个冷藏的陈列展览柜,十几张塑料的桌子配套的椅子已经收了一大半了。王谦远远的就看到了和尚那油光呈亮的大光头,一米九五的身高,那粗壮的身板给人一种震撼。在靠近着烧烤摊旁边的一张桌子这里,一个有着酒红色头发的年轻女子正在和尚的陪同之下吃着串、喝着酒。一看到王谦过来,红色头发的女孩就已经站了起来,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八的样子,柳叶眉、丹凤眼、鼻梁高挺,烈焰红唇,光是这五官和身材就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了,比起王谦刚才捡到的那极品美女有过之而无不及。走近细看,女孩的脖子上、手臂上、胸前、手掌合谷穴、大腿外侧、小腿外侧都纹上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图案和字母。配合浓烈的烟熏妆,再加上黑色的宽松小背心。穿的是黑色齐臀小皮裙,脚上是一双镂空的网靴。王谦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辣啊!辣眼睛。王谦硬着头皮走了上去,道:“苏酥,你这不是跟和尚吃着么?吃得好好的,那啥,我还有点事情,要不先走了?”随着王谦的话语落下,苏酥,也就是这个辣妹也站了起来,笑得灿烂,笑得花枝乱颤,直接上前,伸手揽住了王谦的胳膊,娇嗔道:“好啊,那我们一起呗,回你家。”随着苏酥这一靠近,王谦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可以看到王谦的眼白又开始有变成红色的倾向了。王谦直接隔开一米的距离,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大声道:“打住!苏大小姐,您可别害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要说绝色,可以这么说,苏酥绝对算是顶级层次的那一批。可是无奈属性不和啊。苏酥是女人之中万中无一的阴体阳脉,这可跟那极品美女不同,跟苏酥去那啥,那是火上浇油——老寿星喝砒霜嫌命长啊。看着王谦那样子,苏酥倒也不再胡来了,眉眼一挑,对着旁边一脸憨厚的和尚道:“和尚,上酒,两件啤酒,喝完拉倒!”“好嘞!你们先坐着,我去烤点东西。”和尚应付一句,立刻就走开了,一手一件啤酒无比轻松的放在了旁边。然后屁颠屁颠的去烤串去了。一人一瓶,拿着,苏酥挑衅的看了王谦一眼,道:“老规矩?”随着两人一口而尽,苏酥的脸色也有了些变化,看着王谦道:“你这怪病什么时候能治好啊?”苏酥这话立刻就让王谦火了,眉头一挑,正色道:“苏酥,别以为我怕你啊。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我这是练功出岔子了。可不是病。就凭你谦哥我这种圣手,你觉得什么病能难倒我?”“切!”苏酥不屑的竖起了中指,紧接着神情一黯,苦笑着道:“其实你也说得没错,我全家都有病。”“嘿嘿!”和尚那标志性的憨笑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和尚端着几盘烤串过来了,坐在了王谦和苏酥之间,道:“闲的,都没病啊。”和尚看着苏酥道:“谦哥是修炼纯阳无极功出了问题。”说着,和尚也是一口啤酒下肚,看着苏酥欲言又止的挣扎了一番,和尚继续道:“苏酥,你还不回家啊。咱们认识也有两年了,一起从楚北浪荡到了楚南,过年都凑合在一起。可你也不像是没有钱、没有家的人啊。”。  4月30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7例,广州报告6例,分别来自日本、马来西亚、孟加拉国、老挝、阿联酋和卢旺达;佛山报告1例,来自尼日利亚。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9例,广州报告6例,2例来自菲律宾,2例来自孟加拉国,其余2例分别来自日本和阿联酋;深圳报告1例,来自柬埔寨;佛山报告2例,均来自伊拉克。新增出院4例。。    5月2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铁集团”)获悉,5月1日,全国铁路发送旅客1882.6万人次,较2019年同期增长9.2%。5月2日,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1420万人次,较2019年同期增长7.7%。。  在这个阶段,要完成关键技术验证、组装建造和运营三个目标。天和核心舱升空,正是关键技术验证中的一个任务。此后还会发射2艘载人飞船、2艘货运飞船,并进行空间站推进剂补加、再生生保、柔性太阳电池翼和驱动机构、大型柔性组合体控制、组装建造、舱外操作、在轨维修等在轨验证7大关键技术,从而为实施空间站组装建造和长期运营任务奠定基础。,调动工作的事情,我自己也蒙在鼓里,在我刚将办公室的卫生搞完,高启荣迈步走了进来,在我面前稍一逗留,冷冷的盯了我一眼,我赶忙站起来,轻声问道:“高局长,有事情吗?”谁知道高启荣根本没有接茬,在鼻子里‘哼’了一声,耀武扬威地背着手走了出去。我正在纳闷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局办主任贾胜迈步走了进来。贾胜径直走到我面前,脸一付皮笑肉不笑的神色,将手里一个档案袋放在桌子,随后轻轻敲了敲桌子,低声道:“小叶啊,次那一批刚参加工作的新人去调研蹲点,你没有去,这次高局长特意为你申请了去义兴镇沙岗子石场调研六个月,嘿嘿!”听了贾胜的话,我不禁一下子愣住了。对方这意思很明显,他在看我的笑话,但自己又不想背黑锅,话语明白无误的将这是高启荣的意思挑明了。我脑海立刻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我帮穆婉兰的事情出了纰漏。要不然,是对方也不能肯定是我做的,但十分怀疑,所以宁可错杀三千了。马勒戈壁的!我原本以为事情做的滴水不漏,过去过去了,没想到这个老狐狸嗅觉竟然这么灵敏,报复这么快来了。说完之后,贾胜也如同高启荣一般,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转身离开了。我郁闷的点了支烟,思索半晌,唉!发配发配,六个月而已,反正在这里也一样要被穿小鞋,出去倒还清净一些。而且在外面蹲点调研,天高皇帝远的,领导几乎也不管不问,正好有时间想想去怎么赚点钱。端着茶杯思虑了半晌,我有点茫然的摇了摇头,索性不再去想这个伤脑筋的问题,干脆先回家简单收拾一下东西再说,回头再来局里,跟同事交接一下手里的工作。我在屋子里翻腾了半天,总算把米尺,手电筒和几件换洗的衣服揣进包里,之后我坐车去了新华书店,又花了几十块钱买了一整套关于石场的相关书籍。马要走了,突然觉得心里感觉空落落的,即将六个月看不到宋嘉琪了,想去看看她,看了看时间,这时候宋嘉琪应该在店里,于是我打了辆出租车,直接去了服装店。车开了十几分钟,在路边停下,我下车后静悄悄地走到店门口,躲在墙角,透过玻璃门,偷偷地向里张望。午服装店里客人不多,小芳也是懒洋洋地坐在吧台里,宋嘉琪则神色娇慵地倚在桔黄色的沙发椅,手里捧着一本服装杂志,安静地翻看着。我嘴角挂着微笑,尽量收敛情.色之心,用艺术的眼光,去欣赏这祸国殃民般的尤.物。然而没过多久,艺术的眼光还是经不起诱.惑,还原成了赤.裸裸的情.色目光,盯在对方那一对蜜柚般饱满成熟的大白.兔,暗自吞了口水,直觉小腹涌起一股热流,竟然难以遏制地冲动了起来。打量了一会儿后,我终于能气定神闲地站在店门口,打开玻璃门,笑嘻嘻的看着店里的两个女人,迈步走了进来。“小泉,你怎么来啦?”宋嘉琪站起身,走了过来,笑吟吟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登时无语,已经努力挤出一付笑脸来了,居然仍被宋嘉琪一眼看出我有心事?甩了甩头,我目光落在那张清丽绝俗的俏脸,心一荡,笑了笑,轻声的道:“没什么事情,嘉琪姐,我是在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赶快买一套房子,完成对英阿姨的承诺,看来暂时这难度确实还不小。”宋嘉琪神色一窘,乜了我一眼,又偷偷摸摸地向身后的小芳瞥了一眼,唯恐对方有所察觉,之后红着脸,呐呐的道:“小泉,次不是解释过了嘛,我们做姐弟,这件事情不要提了。”我笑眯眯地一摆手,道:“那不成,我是认真的,嘉琪,你也不能反悔。”宋嘉琪俏脸微红,一挥手,啐道:“去!再贫我可打你了哦!”我们俩正说着悄悄话,小芳拿着一本书走了过来,似笑非笑地偷偷打量我们俩一眼,道:“宋姐,我去把书还给隔壁的李姐。”等到小芳走出店门,宋嘉琪娇嗔的道:“都怪你啦!小芳说话怪怪的,肯定是察觉出什么了。”我嘿嘿一笑,道:“察觉出来又有什么?我们俩又不是偷.情,正大光明谈恋爱怕啥?”宋嘉琪霞飞双靥,白了我一眼,拿葱嫩的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恨声道:“去死啦!小坏蛋,谁和你谈恋爱呀!”当从我口听见“我要下去蹲点调研六个月”时,宋嘉琪果然面色一变,悄声的道:“什么时候走?”问过之后,她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有点红艳艳的,眸光温柔似水,却没有望着我,而是将头偏向窗外,外面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了蒙蒙细雨。“估计明天走吧。”我这时才发觉,自己是那样迫切地想来见她一面,而不仅仅是与眼前这个女人曾在一起自己发生过亲密关系,更是因为某种无法割舍的情感。宋嘉琪不再做声,而是默默站起身子,拿起包包,转身向外走去,我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后,小芳这时则从隔壁店门探出半个身子,默默地打量着我们俩。不一会儿,我们两人的衣裳都已湿透,雨水从脸颊轻轻滑落,却毫不在意,步履闲适从容。脚步声轻轻叩响楼梯,昏暗的楼道里感应灯一盏盏地依次亮起,又很快地黯淡下去。进了房间,宋嘉琪走进去弯腰脱掉那两只高跟鞋,将那双精致的鞋子摆到鞋架,接下来便一言不发地转过身,袅袅娜娜地走进卧室。我把门带,拿起睡衣进了洗浴间,把身湿漉漉的衣服一件件剥下,打开热水器的不锈钢龙头,热水哗哗地躺下来,他闭双眼,轻轻地擦洗身子。换好睡衣出来的时候,茶几早已摆了两杯浓浓的热咖啡,宋嘉琪从我衣柜里换了件干净衣服,正坐在沙发,手里拿着遥控器,在不停地调换着频道。见我从浴室开门出来,慌忙关电视,默默地站起身子,低头走进浴室,随手把门轻轻带,却没有关严,不一会儿,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热气丝丝缕缕地从门缝里飘出,空气飘满了沐浴液的香气。我喝完咖啡,静静地躺在沙发,翘着二郎腿,呆呆地望着头顶的吊灯,浴室里飘出水汽正如轻烟般在灯下游荡,变幻着各种形状,折射出迷离的色彩,飘渺而神秘。哗哗的水声终于停止,屋子里面顿时安静下来,我的心跳不知为何突然加快,呼吸也局促起来。但等了许久,都不见宋嘉琪出来,我终于按耐不住,翻身从沙发坐起,静悄悄地走到浴室门口,伸手想去推开那道门,可手掌刚刚搭在门板,又收了回来,转身靠在墙,‘啪!’地点着一根烟,静静地抽了起来。与此同时,浴室里也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里面的照明灯已被关,浴室一片漆黑。我的手指有些发抖,快步走到黝黑厚实的檀木桌旁,把手的半截烟头用力掐灭,丢在烟灰缸里,转身回到浴室门口,推开虚掩的实木门,只见宋嘉琪站在墙壁的暗影里局促地喘.息着,前胸不住地起伏,我走到她身前,伸手在她身后的墙壁摸索着,终于找到开关的位置,‘啪!’地一声将灯重新打开。“不要!”《星河救世主》《仙妖外传》《岳两女共夫》《网游之如戏人生》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最新彩宝网》。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badzkj.com/wapbook/19447_659703.html
最新彩宝网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