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彩运8鼎盛团队 目录共9882章

首页

彩运8鼎盛团队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7 8:39

即将更新:第1564章 醒来后

彩运8鼎盛团队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badzkj.com

除了汽车,还有很多摩托车,最多的就是从日本走私过来的小木兰踏板车。这些都是二冲程发动机,骑上屁股后面一股烟。在街上骑着也算是威风凛凛。看得出来,这里来了不少人。我们下车之后就往里走,刚进前院,我们就看到了三爷和李闯。李闯看到我们之后就挥着手喊:“虎子,老陈,这边了。尸老板客人颇多,特意让我在这里迎接你们呢。”虎子说:“你迎接管个屁用,客人颇多,我和老陈就不是客人了吗?”三爷说:“你们这点身价就别那么多事儿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心里没点谱儿。你俩接下来就跟着我好了。少说,多看,大人说话,你们别插嘴。”虎子说:“得嘞,都听您的。”三爷带着我们三个小朋友穿过了前院就到了后院,在后院里站着很多人。男的西装革履,女人穿的就很多款式了,有的是连衣长裙,有的是旗袍,还有的是一身女性职业装。衣服更是五颜六色,这和我们村里那些女人的黑白灰穿搭是完全不同风景。三爷带着我们进来,他跟大家拱手打招呼,这些人也只是微微一笑,根本不把三爷当回事。看得出来,这里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至于是谁,其实我和虎子都不在乎。你爱谁谁,你尾巴大,扇你自己的屁股。你有钱,你自己花,你能给我一分还是二分?不过接下来,所有人的目光被两个孩子给吸引了。这两个孩子不大,刚刚会说话。不过路走的很稳,这俩孩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跑到了院子里那棵柿子树下的时候,一个孩子摔倒了大哭起来。这个孩子一哭,另外一个孩子也就哭了。这一哭可就哄不好了,一直在旁边哭,声音尖锐。这下大家都没有办法聊天了,孩子的家长就把孩子从后门带出去了,到了后面的街上。到了街上,这孩子就不哭了,但是只要是回来,进了门就哭。这时候就有人说着宅子不太对,猜疑宅子风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今天来的人里面有很多风水师。他们聚在一起研究起这个宅子的风水来了。李闯小声说:“这些人公开身份是风水师,实际上里面还混杂着倒斗将军和摸金校尉。你们知道什么是倒斗将军和摸金校尉吗?”我和虎子都摇摇头。李闯说:“就是盗墓的。当年曹操缺少军饷,就专门成立了这么一支部队,最大的官叫倒斗中郎将,下面设有摸金校尉。传承至今,等级分明。倒斗将军是这行最高的职称,在业内颇受尊重。也就是这些人,是有真本事的。”李闯这么一说,我也对这宅子感兴趣了。我独自一人在这后院走了个来回,然后对照《入地眼》里所学所悟,我一眼就看出来,这宅子完全符合阴宅的特征。正所谓是,穴观动静生死:穴中隐隐始为生,脉小微微是正形。隐隐隆隆方是穴,粗粗蠢蠢死无情。看那柿子树下微微隆起,周遭房屋有阴山的特征,书中有云:入山寻水口,看穴观名堂。名堂管初代,福祸随他之。这宅子建的是阳宅,但是经过多年之后,应该是在那柿子树下埋着一个孕妇的原因,逐渐养成了阴宅。那孩子不哭才怪呢。而且,此时那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凝聚了周遭的阴气,多年之后,开始尸变了。也就是说,那孩子成了一个血葫芦。我现在脑袋里全是《入地眼》里的图画和文字,和这里完全能对应起来。这里就是一个破军夹煞局。这时候,开始有人拿着罗盘在院子里四处走动了,有人开始掐指演算,还有萨满巫师开始摆上案子,跳起了大神来。大家都知道这宅子一定是有问题的,都在用自己的办法寻找问题的根源。终于,尸影从屋子里出来了,她出来后笑着说:“我买这宅子的时候,就听周围说着宅子不干净。刚好今天各路高手都来了,谁要是能帮我解决了这个难题,我必有重谢!”她这时候看向了一旁的一位三十几岁的男人,他样貌英俊,身材挺拔,气质脱俗,一看就是个有钱人。尸影说:“胡将军,您可是这行的大拿,摸金校尉都唯你马首是瞻,您的分金定穴奇术也是大家公认的,您费费心,给看看这宅子问题出在哪里了?”李闯说:“胡将军叫胡小军,祖上就是倒斗中郎将,世代传承,到了这一辈那将军令就传到了他的手里了。这胡爷还是很有本事的,摸金校尉都听他的。”我点点头说:“那还是很厉害。”我在心里想,那么他应该能看透这个破军夹煞局吧。胡将军这时候点点头说:“这宅子冲了煞了,只要在这后院中间修上一个影壁,问题迎刃而解。”修影壁的确能解决问题,能把煞气压在柿子树下,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那成了血葫芦的婴儿还是没有解决。胡将军一笑说:“现在可以先抬一块屏风摆在院子中间。”尸影让人搬了一道屏风摆在了院子里。果然,那俩孩子再次从后门进来之后,不哭了。顿时,众人开始捧臭脚了。有人说:“胡将军果然名不虚传。”“胡将军,神了!”“是啊,胡将军果然长了一双看穿阴阳的神眼。”“早就听说胡将军大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胡将军对着大家拱手,笑着说:“都是虚名,不足挂齿。能替尸老板解决难题,是我的荣幸。”三爷这时候说:“胡将军真的太厉害了,不服不行啊!”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大家声音小下来之后,我说了句:“看的好像不太对啊!”其实我也没想那么多,我也就是想帮个忙。我只是个乡下来的小子,没有那么多的城府。三爷听了之后,顿时瞪了我一眼,说:“别胡说,你懂啥!”我说:“我就是实话实说,胡将军根本就全看错了。这宅子不是冲了煞,而是一个破军夹煞,这煞气就在这院子里了。”三爷喊道:“住嘴,胡将军你也敢质疑,你算哪根葱!”我说:“我只是想帮忙,我就是这么一说。”顿时,有人指着我说:“你算什么东西,胡将军怎么可能看错。”“你说胡将军看错了,你想出名想疯了吧。”虎子小声在我耳边说:“老陈,你啥情况啊!”我小声说:“没事。”胡将军这时候呵呵笑了,说:“大家静一静,小朋友有自己的见解,就让小朋友说说嘛。要给小朋友机会才行。我倒是想听听,我错在哪里了。”胡将军这时候到了我的身前,看着我说:“你说说,我错在哪里了。”这时候突然出来一个穿着白衬衣,过膝裙的女人。她看着我呵呵一笑,随后说:“你是潘家园三爷的人?”三爷说:“孩子小,不懂事。白姐,您多担待。”这位白姐这时候看着我笑了,说:“质疑长辈可以,但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说胡将军错了,可以。但是不能坏了规矩。”我说:“啥规矩?”。我心想这下糟糕了,班第一天没办好局领导交代的事情,事后少不得要被批评。谁知这个少丨妇丨拉开高副局长的门进去以后,高副局长并没有发火,反而从里面传来了两人的窃窃私语声。片刻后,门打开了,高副局长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交代我说:“小叶,这样吧,你今天刚来,还不熟悉环境,下午先不用班了,休息一下,明天早开始正式工作吧。”我察言观色之下,明白自己在外面有点不方便,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即点头说道:“好的,高局,那我先回去了。”从资源局出来,我经过青阳市有名的红灯区一条街,街道两旁排列着一家家所谓的洗头房和按摩休闲心。我刚一走到巷口,洗头房里衣着暴露的姑娘们操着各种方言向我眉目传情,勾.引我进去,同时拍打着玻璃、冲我挤眉弄眼的喊叫着……“小帅哥,进来玩玩呗。”“帅哥哥,进来耍一哈子嘛,进来嘛,我家小妹想和你说个话撒。”我没搭理这些女人,加快脚步紧走了几步,快速的消失在了巷口。穆婉兰站在高副局长的休息室窗口,看着我消失的身影,问道:“高局,这个小伙子是你们局里新来的?”“是啊,江州大学的高材生,今天刚来我们局班。”高启荣从床挣扎着爬起来,色迷迷的看着她,满脸堆着笑,调戏道:“怎么?穆总,莫非看这小帅哥啦?”三十多岁的穆婉兰有着少丨妇丨成熟妩媚的韵味,在整个青阳市是出了名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外人第一次见到她,定会被她高挑身材的一对硕大丰满和挺翘的美臀所折服。短短十来年时间,在各路神仙鼎力帮助下,穆婉兰从当初一介小职员,迅速成为手握亿资产的美女富婆。穆婉兰没接他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走过去坐在高启荣床边,关心的道:“高局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难怪都不记得我为什么来了呢。”“当然记得,王哥叫你来肯定是有事对你说的嘛。”高启荣的手不安分的放在了穆婉兰黑色连裤袜包裹下的大腿摩挲,笑着道:“一件对你非常重要的事情,穆总,我想你肯定对这件事感兴趣。”高启荣一副色鬼的样子,嘴角带着邪笑,盯着穆婉兰贴身衣服下那对丰满的玉兔,故弄玄虚的卖着关子。穆婉兰见对方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高启荣混迹官场多年,最大的缺点是贪财好.色,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而穆婉兰善于察言观色,知道怎么抓住高启荣的弱点,从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欲擒故纵的把高启荣搭在自己大腿的手拨开,穆婉兰神色娇媚的说道:“高局,听说你今天和林老板一起吃饭了啊。”高启荣愣怔了一下,随即满脸堆笑的说道:“穆总还真是神通广大呀,你和老林都想争这开采权,王哥今天叫你来,是想给你透露一下这事情嘛。”说着,他一张肥手又放在了穆婉兰的腿,不怀好意的抚摸起来……回去的路,我一直在琢磨,那个性.感的少丨妇丨和高副局长的关系应该不一般,要不然怎么敢不经高启荣的同意,连门都不敲,一声不响的拉开局长休息室的门,进去了呢?一想到少丨妇丨那丰盈性.感的身材,尤其是那双魅惑的会放电的杏眼,看着妩媚极了,我不禁有些心里痒痒的。“或许,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应该认识一下她。”回家的路,我仍在思索着这少丨妇丨,看去多少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直到一个声音叫了我好几次,这才反应过来。“小泉,在想什么呢,叫了你这么久,都没有听到。”方正源追到我身边,笑着打招呼道。我微微一笑,轻声的道:“可能是第一天工作,有点不习惯吧,注意力有些不太集。”方正源一听,倒有些紧张了,赶忙劝道:“小泉,工作是很重要,可是也要注意保重身体,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本钱要没了,以后没机会翻身了。”“谢谢方哥关心。”我笑着点头,好地道:“方哥,你在这儿有什么事?”“这个嘛,不太好说。”方正源左顾右盼,见附近往来的行人很多,讲话不太方便,随即改口道:“小泉啊,我出来之后,发现身没带钱,你身有钱没?我去买包烟。”我点了点头,将身的几块零钱递过去,微笑道:“只有这些了,够不?”“够了,够了。”方正源接过零钱,朝着旁边的小卖部走去,嘴里轻声嘀咕着:“真是见鬼了,今天的手气怎么会这样差。”我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脸色不自觉的沉了下去,转头道:“方哥,你是不是又去赌了?”方正源黯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轻描淡写地道:“小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么点爱好了。”“赌博害人害己,方哥,你还是早点戒了吧!”自从方正源身缺少了作为男人那方面的机能之后,将兴趣转移到了赌博面,我知道劝他也是对牛弹琴,有些无奈,只得暗自叹了口气。我还在纠结心事,刚刚走到楼梯口,差点与人撞个满怀,抬头望去,那人却是嘉琪姐,她身穿浅蓝色吊带长裙,红色高跟鞋,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雪白的胳膊,挎着一个黑色小包。她脸画了淡妆,唇涂着口红,娇艳欲滴,优美的唇线极为姓感,嫩白的脸蛋,带着迷人的笑意,更加显得娇俏艳丽,妩媚多姿。宋嘉琪停下脚步,倚在门边,疑惑地问道:“小泉,怎么了,看你好像是有心事?”“没什么,嘉琪姐。”我笑着回道,想起那天在门外偷听到的争吵内容,竟觉得有些不自在,也不敢去望那张艳光四射的俏脸。一种异样的情绪,似乎在心底酝酿着,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让我在面对嘉琪姐时,不再像以前那样坦然。宋嘉琪却是神态自若,仿佛早忘记了那件事一般,咯咯一笑,道:“小屁孩,我可是被你吓了一大跳,小小年纪装什么深沉呢。”我轻吁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微微一笑,望着那张妩媚的俏脸,轻声道:“嘉琪姐,这是要出门吗?”“嗯,出去买些东西。”宋嘉琪嫣然一笑,再次提醒道:“小泉,你刚才的气色不太好,刚参加工作,这样的状态可不行,要多吃点好的,保证自己的营养,把身体养得棒棒的。”这番话本来很平常,放在以往,并不会引发歧义,可此时听到,多出了些耐人寻味的意味,不禁让我怦然心动。“把身体养得棒棒的?”我反复咀嚼着这句话,有些吃惊地盯着宋嘉琪,见她眉宇间满是关切之意,不像是在暗示什么,点了点头,快步向前行去。走出几米远,我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发现一路跟来的方正源站在不远处,正在跟宋嘉琪说话,夫妻俩的声音压得很低,听不到谈话内容。一会儿的功夫,只见宋嘉琪满面怒容,一手推开方正源,愤然离去,婀娜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目前,印度正受到第二波新冠疫情侵袭,多地疫情蔓延势头迅猛,单日新增病例连续9天超过30万起。4月3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印度新冠肺炎疫情向印度总理莫迪致慰问电,并表示中方愿同印方加强抗疫合作,向印方提供支持和帮助。。  达顿表示:“中国对统一的态度非常明确,这是他们长期以来的目标。他们对这一目标非常明确。”澳大利亚希望继续成为“该地区的好邻居”,与它的伙伴和盟友一起努力。,听到动静的龚启明和其他同学也围了上来,龚启明上前从木仁两人手中拿过铜钱,擦了擦,看了几眼,说道:“这是乾隆时期的,看来这里确实会有不少好东西。不用着急,这应该只是来的香客掉下来的,不是埋藏起来的,大家不要灰心。”听了老师的话,木仁两人也恢复了过来。周围的同学看到了,也连忙找地方探测了起来。林默也沿着围墙再次探测了起来,龚启明也在旁边探测起来,两人在围墙两边探测着,不一会儿,两人的探测器先后都发出了声音,木仁过去帮老师了,林墨和刘毅轩两人也赶快挖了起来,不一会从土里挖出了一根钉子,两人大失所望。林默拿起探测器往坑里探了一下,发现还有声音,林默边挖边探,发现这东西很深,便拿铲子将坑扩大开来,便接着很下挖,挖了有半米左右,林默感觉铲子碰到了一个硬物,小心的把土铲开,看到了一块金黄色的东西。刘毅轩刚刚负责把林默挖出来的土移到另一边,不过一直注意着林默挖的坑,看到挖出了东西,连忙问道:“这是黄金?”“应该是吧,我也不是很懂,不过在土里埋了这么长时间还是金黄色的,应该就是黄金了。”林默边说边挖,金黄色的东西也显露出来,不过不是块状的,而是一个直往二十厘米左右圆形的小罐子,上面还盖着一个盖子,林默连忙将罐子周围的土清理出来,将罐子取了出来。这次林默看清了,罐子高约十厘米左右,罐口直径二十厘米左右,整个罐身光滑,没有刻划任何图案和文字,打开罐子,林默用手试了试盖子,发现并不是很紧,稍稍用了力就将罐子打开了,林默向罐里看去,里面是一些手饰和土,其他东西没有看到。林默转头对刘毅轩说道:“毅轩,赶紧找样东西垫上,我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看看,去卡车那边,顺便拿个桶过来,装东西。”刘毅轩听了便连忙向车子那边跑去。龚启明那边己经结束一会了,看到林默这边又挖到了好东西,也凑了过来,看到老师过来了,林默把罐子递给了老师,问道:“老师,这是不是金的?”龚启明接过罐子在手里颠了颠,回道:“肯定是金子,这东西这么压手,你感觉不出来,这几年你学的东西都忘了。”林默听到连忙摇手回道:“老师,没有忘,只是对挖出来的东西不太懂,征求一下您的意见。”“哼。”龚启明冷哼了一声,对林默的辩解很不满意。“林哥,东西拿来了。”刘毅轩还隔着一段距离便叫道,林默抬头,刘毅轩己经跑到了跟前,林默连忙说道:“快把东西放下,我们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说着从刘毅轩手中接过帆布和水桶,把水桶放一边,把帆布在地上铺开,又从老师手中接过罐子,把里面的东两小心倒出来放在帆布上。里面多是一些黄金饰品,还有一些玉和翡翠,林默几人数了起来,把饰品挑出来放在一边,林默拿起一个翡翠手镯擦干净,整只手镯青翠不含一丝杂质,放在手上,就如同一件天然不经修饰的艺术品一般。不过林默对玉石并无多少研究,老师平时也没说过翡翠,林默对这个手镯的感觉也只是一种单纯的欣赏,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喜爱,并不清楚这个东西的价值。于是向老师问道:“老师,我觉得这个手镯不错,但我不大懂翡翠,你帮我看看。”听到林默的询问,龚启明抬头看了看林默手中的手镯道:“不错,眼光挺好。”说着便伸手接过林默手中的翡翠,仔细打量了一翻说道:“这应该是一个冰种满绿的翡翠,很好。”“那龚教官,这东西值多少钱?”刘毅轩听到龚启明的话问道。龚启明听到后狠狠瞪了刘毅轩一眼,吓得林毅轩满脸尴尬,才说道:“你怎么就只知道钱钱钱的,这么好的东西是用来卖的吗?”刘毅轩听到龚启明有些生气,连忙回道:“龚教官,我没那个意思,只是想问问他的价值有多少。”林默和乌力吉木仁两人也连忙劝说,才让龚启明消了气,继续说道:“这可是个宝贝,能够做很多人家的传家宝了,至少值好几万大洋的,赶紧找东西来包上,省得碰坏了。”刘毅轩听了,连忙向车跑去。林默和乌力吉木仁听了兴致更高起来,连忙对剩下的东西挑拣起来,后面又路续发现了一些玉器,不过成色都没刚才的手镯好,便放在了一旁。刘毅轩从车上拿回了一个盒子和一块帆布,几人将帆布切成小块,把玉器包起放到了盒子里,经过几人清点,有十几件玉器,不过除了一件翡翠手镯为大件外,其他的都是一些玉烟嘴,玉扣,有的是和田玉,有的是翡翠,此外还有一堆人金银饰品,被几人放回金罐子里,一起放进水桶里去了。林默想起刚才老师也挖到了东西,便问道:“老师,刚才你们挖到了什么东西?”听到询问,龚启明回道:“只是一个铜印,生锈了,也不知道是谁的。”说完便让乌力吉木仁给他看看。林默拿过来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便抬头想问老师,可惜龚启明已经回去接着探了起来,林默也没了兴趣,把铜印放回桶里接着探了起来。经过刚才的发现,林默的兴趣也被钩了起来,原本以为除了后世新闻报道的那些宝贝不会再有其他大的收获,可没想到还能挖出这么多东西,看来后世的新闻也没报道全,想到这里,林默赶紧拿起探测器又探测了起来。林默拿起探测器又开始探测起来,探测器中间又响过几次,可惜不是钉子之类的杂物,就只是几枚铜钱,也没发现其他更值钱的东西。林默发现己经探完了一堵围墙了,又向另一堵墙走去,“林哥,快过来,我这边发现大货了,快来帮我挖一下。”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林默抬起头来,发现杨海城在自己前方不远处叫自己。“老师,海城那边有发现,我们过去看看吧。”林默看到老师也将围墙另一边也探测到头了,便叫了老师,龚启明听了点了点头,几人向杨海城处走去。杨海城离几人有米左右,不一会就到了,只见杨海城围着一个老木桩在哪探测着,旁边站着与他一起的两个人,两人叫赵长泽和张希文,两人在军校里平时都和杨海城玩在一起,是杨海城的好朋友,和林默也很熟。林默走上前向两人问道:“老赵,老张,怎么回事?”赵长泽指了指杨海城面前那个树桩,说道:“我们刚刚探到这里,发现这树桩周围一探全是声音,希文觉得应该是挖到宝贝了,便叫了你们过来帮忙。”林默听了点了点头,也拿起探测器到树桩旁探了起来。“嘀嘀…………”才到树桩旁,林默的探测器就响个不停,不一会儿,林默把树桩周围探了个遍,发现树桩周围都响,看来是发现埋宝处了,可自已记得后世报道中是在墙下面,看来下面应该是其他的了,看来自己猜得不错,肯定还有其他的宝藏。想到这里,林默连忙招呼几人过来一起挖,说道:“咱们先从树桩周围开始挖,看看东西在树根上面还是下面。”《倒叙西游之佛本凡尘》《档案编号229》《岳两女共夫》《霸道废婿》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彩运8鼎盛团队》。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badzkj.com/wapbook/79188_365494.html
彩运8鼎盛团队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