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希尔顿新会员 目录共5728章

首页

希尔顿新会员

作者:潮辞

分类:修真小说

状态:连载中

更新:21-05-07 8:39

即将更新:第5146章 醒来后

希尔顿新会员小说简介
最新网址:badzkj.com

那拉提山如一块绿色的翡翠横卧在巩乃斯河畔。山势高大雄浑,威而不猛,秀而不媚。位于那拉提山东侧的大东沟是公园的主景区,沟深近公里左右,这里山清水秀,草甸林灌相间,错落有致。临河之处是旅游者落帐之胜地。山涧峡谷幽深,两岸峭壁陡立,怪石嶙峋,天造石门高耸入云,洞壑神秘莫测,瀑布飞流,水落深潭,溪流淙淙,充满大自然的神韵,是难得的探幽寻胜之佳境。”张凡快起来,快看草原到了“。肃省来的李辉第一次见如此大如此漂亮的草原有点激动,正在系统学习的张凡被李辉打断了。虽然草原漂亮可张凡没啥心情观赏,昨天一顿酒下来还没缓过劲来,进入系统学习的时候体会不出来,结果一出来不行,又累又饿,张凡感觉现在给他一头牛,他都能吃的下去,给他一张床他能睡到昏天暗地。现在不是学生了,不能随便任性。张凡咬着牙跟随着大部队,巴图很会做宣传,他来之前已经让办公室主任做好了一个大红色的条幅”夸克县医院大学生下乡活动“。午前,巴图让新来的大学生们拿着条幅拍照,这要用来做宣传,当然了这种宣传是让领导看的。没系统前张凡肯定会和院长几个主任拉拉关系,套套近乎啥的,现在有了来历不明的系统,巴结领导的心思了也熄了,全都放在系统了。终于熬到了吃午饭,草原的蒙人的帐篷里放着长条形的矮桌子,大家盘腿席地而坐,当然了帐篷里铺的是地毯。草原蒙菜是主打个原生态、新鲜、豪爽。烤全羊了两只,夸克县特有的熏马肠、大盘鸡、黄焖牛肉,菜一盘盘的朝端,张凡口水都下来。可当穿着民族服饰的服务员端着银碗开始挨个敬酒的时候,张凡再一次的懵逼了,这要饿死的节奏啊。昨天体会的白酒的刚烈以后,打击的他有一股对酒而死的心,真的喝不了。面对领导的劝酒张凡不好推脱,可几个民族小姑娘那是贩子张凡的对手,抡起巧舌,最终劝酒的小姑娘把张凡的那碗酒给喝了,不是被张凡说动的,是被烦的。张凡那个嘴碎,叨叨叨、叨叨叨唐僧一般说个不停,豪爽的姑娘一生气咕噜一下吧给喝下去了,然后带着鄙视的眼光走向下一位。当然了鄙视的眼光是没办法影响张凡的食欲,不停的吃啊吃。草原民族,随便拉出来一个能歌善舞。蒙人的小姑娘不仅唱着歌,唱高兴了还拉着客人们跳舞。别人听歌的时候张凡在吃,跳舞的时候张凡还在吃。那些蒙人小姑娘看着张凡饭桶般的样子更加的鄙视了,没人请他跳舞,正好张凡也乐得自在。年轻能吃是正常的,可张凡已经吃了一个羊腿,一个羊尾巴。还是了不少的鸡肉、牛肉,反正每个菜都吃的很多。系统加身的时候已经强化了张凡的身体,强化的也不逆天。身体消耗增大摄入相应的变大,消化也加速,如果你不消耗,也对应的摄入变少。这也是因为医生这个职业太累,未来的科学家对应的一种程序保护。当张凡吃饱放下筷子的时候。场第三轮的银碗敬酒已经开始。不过居马别克已经醉了,他对象都拉不住他了,非要和人家蒙人小姑娘喝个交杯酒,估计酒醒以后他对象会好好的收拾他的。张凡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表演的时候,发现院长巴图也在观察着大家。张凡想了一想,端起茶杯走了过去,没牛逼之前一定要尊敬眼前牛逼的人物,这是张凡几年小贩生涯下来总结的。走到院长身边,张凡盘腿坐下,边疆省有个规矩是站着喝的酒不算数,所以一般喝酒敬酒都是坐着的,挺人性化的规矩。”院长,我以茶代酒给您道个歉,昨天您给我们接风,结果我丢人。“假不假的不管了,但是态度得有一个,”哈哈,张凡啊,男人喝醉不丢人,不能喝才丢人啊,以后要加强锻炼,来的几个大学生你是,更应该起带头作用,你说是不是呢,今天先放过你,我也拿茶和你碰一杯。我看好你啊“拍了拍张凡的肩膀,和张凡碰了一杯茶。对应的张凡也诚恐诚惶的表示以后一定在院长的带领下迈向未来!给院长敬酒的人很多,张凡说了几句和对方喝了几口茶后,赶紧的让位置给后面等着敬酒的人,巴图说的话像风一样吹了过去,一点都没进入张凡的心,是一句不走心。周末两天,第一天喝的横七竖八,第二天都没啥精神去玩,去草原温泉泡了半天的温泉,打道回府。周一,张凡他们大学生各科主任再一次的来到院长办公室。今天要分科了,小医院的分科是院长一句话的事情,巴图结合学生们的意向综合大家的体质,两天来的表现做出了决定,像李辉的女友王莎想去妇产科,可她豆芽般的身材绝对吃不消,所以巴图把王莎分到了儿科。如居马别克,哈人,和当地少数民族容易沟通,而且性格较开朗,所以去急诊科。李辉去了内科,张凡被分到了外二科。外二科是骨科和脑外。主任努尔五十三岁,骨科副高,他带着张凡回到科室。开晨会的时候把张凡介绍给了大家,副主任石磊脑外的主治四十来岁,吐逊脑外的副高石磊岁数大点,陈启发骨科的住院医师,四十来岁还没执业证,护士长古丽,四十多岁,挺漂亮,不过有点发福了,维人妇女婚后如果不发福,哪表示着老公没本事,生活不好,所以一般维人妇女婚后都会发福。虽然这两天医院带着张凡他们出去玩,张凡也没落下系统的学习,这几天吃的好,精力足,外科基础已经学完,创伤骨科已经刷了一半。张凡也有自己的考虑,县级医院骨科,最多的还是创伤,关节置换之类的应该不多,算有也不会让张凡手的,所以张凡先刷创伤骨科。虽然在系统学习了,可人家系统是有要求的,每个对应的科目必须在实际生活有一定数量的应用才能进入更高一级。目前能看到的数量不少,如一个外伤缝合要达到三百例才回进入肌腱缝合,让后才是神经血管缝合。人家也是寻循序渐进的。熟悉了一周后,按捺不住的张凡开始频繁的跑急诊科,一周过去了,张凡他们科室还没做过一台手术,病号也是小鸟一两只,不是泡病号的是打架住院赖床要赔偿的,正经的病号一个都没。没手术没实际应用,进入不了更高级别的联系,天知道着系统会不会哪天忽然消失了,为了以后幸福的生活,张凡是抓紧一切机会的去实际操作,都有点不要脸了。他不仅去急诊科,还跑去人家外一科普外科去混手术,外一科胆囊、阑尾较多,要不是县医院的妇产科没男医生,他都有心去妇科给刨妇产去缝肚子。外二科主任努尔是哈人,因为快退休了,每天早晨开个晨会去喝酒不管事,天天摇摇晃晃的,副主任石磊脑外的,又不好说骨科的人,再说张凡也不是逃班。而陈启发看着张凡蹿下跳的只能自己嘀咕嘀咕,谁让他没执业证呢。这样,科里只要没事,他去其他科找活干,还抢着干。。秦书凯太知道胡丽丽说这些话的含义了,就是要让自己出面去求刘大明,在刘大明面前低头,帮助胡丽丽解决工作。从心里说,自从和胡丽丽有了身体的接触后,对这个长的很漂亮,身体也很棒的女人,很有依赖。人说,女人抓住男人,是抓住了男人的下半身,从而控制上半身,控制了小脑袋,从而控制大脑袋。秦书凯时刻都认为这是真理,自从迷恋上胡丽丽的身体,下面的家伙进出有了感觉,那么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顺着胡丽丽的。牛大娟的事情,秦书凯知道对胡丽丽打击肯定很大,自从到码头镇做大学生村官以来,胡丽丽一直在争分夺秒的看考公务员的书,秦书凯知道胡丽丽就是想尽快的通过考试走出这里,改变现状,找回女人的自尊。秦书凯也知道,牛大娟和刘大明扯上关系,完全是吴龙的原因,吴龙整天如狗一样跟着刘大明,报之以桃李,刘大明就帮助吴龙的对象牛大娟调动了工作。秦书凯那段时间很无奈,要想改变胡丽丽的状况,只能向刘大明低头了,一个男人很多时候为了目的,是要低头做人的。官场,没有永远抬头的人。后来,事态的发展,逼迫秦书凯向刘大明低头。就在牛大娟和胡丽丽说过这件事的第二个周末,牛大娟又来到码头镇,吴龙就决定第二天请刘大明吃顿饭表示感谢,到时候请胡丽丽和秦书凯作陪。牛大娟就反对说,众人皆知,秦书凯和刘大明的关系一直很不好,是水火不容,请刘大明局长吃饭,把秦书凯带上,让他们两人在这个场合见面会不会影响聚餐的气氛,反而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吴龙胸有成竹的笑了一下说,这个时候秦书凯看到刘大明只有巴结,心里肯定会很感激我们给他提供和刘大明局长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在利益面前,不管秦书凯怎么傲,会很识相的向现实低头的。吴龙听刘大明介绍过秦书凯对象胡丽丽的事,也参加胡丽丽父亲来的时候请刘大明吃的那顿饭,为了女人,父亲都出面求人了,何况直接享受到以后利益的秦书凯,那可是为他的未来老婆在找工作。“男人的事,有的时候看不懂,明明是对面不啃西瓜皮的人,坐到一起他们还能亲热的称兄道弟,就说秦书凯和刘大明,坐到一起吃饭怎么能和谐,除非不是人!”牛大娟对官场看的比一般的女人要透的多,但是遇到这些复杂的问题,还是感到力不从心。“男人进入官场就不是人,就是狼和老虎,都想控制对方,你明天尽管去请胡丽丽带着秦书凯参加,到时候秦书凯肯定会很高兴的前来的,除非他不想帮助胡丽丽解决工作,或者又说除非他不爱胡丽丽!”第二天晚上的聚会,正如吴龙预料的一样,秦书凯带着胡丽丽准时到达约定的饭店。刘大明如很多领导人一样,到了很晚才姗姗来迟。刘大明刚进入宾馆,站在门口等待的吴龙和秦书凯赶紧迎进上来,吴龙接过刘大明手里的包,弯着腰,打着手势指引说,主任,餐厅,这边请。边说边在前面小跑着带路。刘大明在外面的时候早就看到站在门口张望的吴龙,还有站在吴龙身边的秦书凯,心里很得意,知道很多地方都正在向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特别是这个秦书凯,如果能够尽快的被自己控制,那么很多事就好操作多了。自从贾仁达提醒刘大明挂职期间至少弄个队长或者副队长的称呼,到时候驻村结束也好为他打招呼的话后。刘大明首先将联系村解决了道理等实际的困难,取得了众人可以看到的成绩后,就想到如何把张富贵赶下来,坐上挂职队长的事。竞争队长失败的事,刘大明一直耿耿于怀。刘大明很不满意的是,张富贵现在确实老实多了,整天就是看报纸还有和乡里的干部吃吃饭。吴龙跟踪的事,吴龙汇报说最近一直在跟着,可是一直没有抓住张富贵和刘小娟**的证据,确实已经尽力了。刘大明当时就想到,肯定是吴龙跟踪不力,这个家伙自从跟踪被张富贵知道以后,胆子就小了很多,想一想也很正常,吴龙跟着自己混,没有实际的好处,心里也就把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要想马儿跑,必须给马吃饱。于是就利用贾仁达的朋友,县委的蒋副书记完成牛大娟的工作调动。外人看上去很难的事,对官场上的人来说,有的时候就是领导一句话的问题。牛大娟被调到财政局,吴龙和牛大娟肯定非常感谢刘大明。吴龙就认为,刘大明的能量是很大的,只要跟着他,下面还会有想不到的收获,所以最近按照刘大明的指示,跟踪张富贵的步伐更紧了,认为只要抓住张富贵的什么把柄,才能对得起刘大明的恩情。刘大明知道,帮助牛大娟调到工作,那是一举多得的事,一是可以让吴龙以后贴近自己,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很多事,如跟踪张富贵的事;二是给秦书凯等人一个信号,那就是自己的能量还是很大的,胡丽丽的事,只要自己想帮助,弄个事业单位的工作还是可以的,就看你秦书凯的态度,是不是如吴龙一样紧跟着自己,听从自己的吩咐;三是无形中提高自己的威信。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个人做了好事,不用张扬,人们就会记住他。何况有喜欢张扬的吴龙,很多事不用自己说,身边的人都会知道刘大明做了一件善事。吴龙向刘大明汇报,说准备想请他吃顿饭,表示感谢。刘大明就说,很好啊,正好找个机会,把普水过来的几个挂职聚在一起,到了乡镇大家都不容易。刘大明这么说的时候,就想到吴龙去请普水来的挂职,金大洲肯定不会参加,至于秦书凯,会来的,只要秦书凯来,目的就达到了。那天,刘大明在饭店门口,果然看到了秦书凯,于是就很高傲的走进饭店。聚餐的八方客酒楼,虽然饭店不大,但是每天都是客满,要定到包间,都要提前几天预定。几个人走进饭店的包间,吴龙赶紧把刘大明请到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刘大明很不客气的在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后,和胡丽丽聊天的牛大娟立即给刘大明倒上一杯水,递了过去。刘大明接了过去,看着吴龙说:“人都到齐了吗?到齐就开饭!”听到刘大明的指示,吴龙赶紧对刘大明汇报,菜已经点好了,请主任审核,说罢,让服务员把菜单报了一遍。特色菜八方客馋嘴蛙、八方客醉虾、八方客鸭舌都上一份,同时把刘大明喜欢的软兜长鱼、洪泽螃蟹、盱眙龙虾等都点了。让服务员报菜单,这么做是告诉刘大明今晚有多少菜,菜是什么内容,让刘大明有个选择的机会,如果先上的不是谁喜欢的就可以少吃点,等后来感兴趣的上来就多吃点。如果不让服务员把菜单报一遍,除了几个喜欢的,不知道将有什么菜,以致上一个不管喜欢不喜欢都是吃,几个菜上来都吃饱了,后面的菜都没人吃了。如此,就是让每个人留点胃,碰到想吃的东西再下“狠手”。。  轻轻带房门,宋嘉琪神色黯淡了下来,眉宇之间,满是烦恼之色。而方正源则若有所思地道:“嘉琪,我觉得小泉应该是听到我们之间的话了。”宋嘉琪吓了一大跳,指尖一抖,手里的茶杯险些掉落,她立刻没了主意,神色慌张地道:“怎么可能?不会吧,他……爸妈……他们要是知道了,我可怎么做人呀,唉!”方正源趁机发起了攻心战,斩钉截铁地道:“嘉琪,不管怎么样,话我已经都对你说了,你也好好想想吧,我觉得小泉人还不错,心地善良,嘴巴也挺严实,他应该不会和外人乱讲的。”宋嘉琪像是没听到他这话似得,表情呆滞的走到桌子旁,缓缓坐下……下楼时,我脑海犹自回荡着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间的谈话。鬼使神差的,我这时竟然又想起嘉琪姐胸前那抹旖旎的春.色,心里砰砰直跳,竟然有些发慌。点了支烟,沉思良久,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忽然叹了口气,轻轻摇头,甚至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荒诞的念头?对于我而言,宋嘉琪一直都是姐姐的角色,当初嘉琪姐结婚时,我也只是郁闷了一阵子,也未见得有多么的伤心,为何听到他们两人今天的争吵,反而会有些心绪不宁了呢?过了一会儿,我们三个人在楼下汇合,说说笑笑,打了辆车去了英阿姨住的地方,晚一家人相聚,饱餐一顿之后,却怀着不同的心情各自散去。青阳市是江州省辖下的一个县级市,人口规模四十万左右,虽然有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过,但是对于这座没有什么重工业基础,也缺少旅游资源的县级城市来说,改革所带来的成效,并不明显。资源管理局在青阳市算是一个不错的单位,离家也不远,坐公交车的话,差不多二十分钟到了。今天是第一天报到,我打扮的较为正式,特意换下T恤,找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白衬衣,配了一条藏青色的西裤。谁知刚走出公交车站,一辆奥迪a从身边飞驰而过,水洼里的泥水溅了一身。我低头瞅了一眼,干净的白衬衣被溅的满身泥点,气得我骂道:“怎么开的车,不长眼睛啊!”奥迪a停了下来,这时我才发现驾驶员是个女人,看去三十多岁,柳眉杏眼,丰润微翘的粉唇,浑身散发出一种成熟少丨妇丨独有的妩媚气质。“怎么了?”少丨妇丨微蹙着柳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当她低头看见我身的泥点时,抱歉的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开的快了点,要不然这样,我赔你点钱,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我虽然也见过美女,但还是经不住这少丨妇丨直勾勾的眼神,凝视她片刻,刚才的火气居然一股脑消失了,我苦笑着一摆手,道:“算了,没……没什么,待会我用水随便擦一下行了。”少丨妇丨那性.感朱唇微微轻启,嘴角浮起一丝笑容,道:“谢谢了,那我先走啦。”说完,她轻笑了声,踩了脚油门,奥迪a一溜烟的开走了。我站在原地,望着衬衣的泥点,摇了摇头,想到刚才那女人,不免还是咂了咂嘴。这少丨妇丨说话时那妩媚的神情,那双能放电的眼睛,那张性.感丰润的粉唇,还有刚才我低头瞄见她粉色T恤下包裹的那对硕大浑圆的玉兔,整个人风情万种,散发着妩媚迷人的味道。沿着下过雨的街道走了一百多米,来到了青阳市资源管理局,进到大楼里,我先去人事部报了到,交了体检证、派遣证之类的归档资料。人事部让我直接去高副局长的办公室报到。经过办公走廊的时候,我站在主要领导干部的宣传栏找到了高启荣副局长的名字,照片的高副局长圆脸背头,颇有领导派头。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见高副局长从另一端楼梯口出来了,满脸通红,走路有点摇摇晃晃,估计是刚喝过酒,手里握着电话,满脸堆笑和电话那头的人在窃窃私语着什么。毕竟对方以后是我的领导了,见状,我过去扶住了高副局长的胳膊,笑着道:“高局,您慢点,小心。”高启荣喝的一脸通红,脸色油光泛亮,正讲着电话,笑呵呵的也没管扶他的人是谁。我扶着有点摇摇晃晃的高局走到他办公室门前,他对着电话笑眯眯的说道:“那这么说,待会来我办公室啊,我等你。”高启荣挂了电话,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才斜眼望着我,闭了一下眼睛,让自己清醒了一下,有点醉呼呼的问:“小伙子,你是哪个部门的呀?”我满脸堆笑,恭敬地道:“高局,我是叶庆泉,今天刚来局里工作。”高启荣扬起脑袋摇了摇,闭了下眼睛,想了一下,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道:“噢,是小叶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江州大学分来的高材生,欢迎啊,呵呵,今天来班了啊。”我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道:“是的,高局。”高启荣拧开门,说道:“那好,进来吧。”我挽着高副局长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这是一间足有三十多平米的豪华大办公室,里面还有一间小套间,估计是给副局长休息的。靠在椅子喘了几口气,高启荣道:“小叶啊,前几天,我们几个局领导在你来之前商议了一下,你暂时为我服务一段时间,你看如何啊?”我这新来的小兵哪敢有啥意见,还不是领导说什么是什么,于是我赶忙满脸微笑,点着头道:“好的,高局长,我个人没什么意见,听领导的。”听我这么说,高启荣笑着点点头,揉了揉鬓角,说道:“小叶,我今天有点累,先休息一会儿,你在外面先熟悉一下局里的环境,没我允许,不要让其他人来敲我的房门。”我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高局,我知道了。”说完,我把高启荣扶到了套间门口,拧开了门,关心的说道:“高局,您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您吩咐我是了。”高局进了套间,关了门。我站在外面宽大的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儿,心里乐滋滋的,领导在休息,我不敢弄出声响,随手拿了茶几的报纸翻阅起来。翻了会报纸,我觉得有点无聊起来,犹豫了一下,刚想掏出手机,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我怕吵着高副局长,忙轻手轻脚走过去拉开门,在走廊里迎面撞见了一个丰盈的女人,定神一看,竟然是刚才那个开车溅了我一身泥点的少丨妇丨。我们俩都有点惊讶,面面相觑的盯着对方看了几秒。少丨妇丨愣怔了片刻,随即又恢复妩媚的神情,轻声问道:“怎么是你?你在高副局长办公室干什么呢?”我笑了笑,说道:“我在这里班啊。”女人讶异的看了我一眼,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哦!高局在没?”我轻声说道:“高局正在休息,你找高局有什么事情?等他睡醒了我转告他吧。”少丨妇丨瞄了我一眼,拉开门居然径直走了进去,我愣了一下,赶忙跟在身后想去拦她,但她已经走到高副局的休息室门口,拉开了门。。“啧啧……”秦书凯落地之后,拍了拍手掌,对张少嘿嘿一笑,说:“这回得四千住院费啊!你又亏了!”长头发和张少很是不淡定,这个秦书凯的身手实在犀利,好不容易请了两个武校的教练,娘的,被人撂断了胳膊不说,还给踢翻了。两个打手倒下了,自己还有什么谈判的资本?长头发手上的香烟哆嗦了下。柳橙既兴奋又紧张,这一架打的实在太过瘾了。看来这个秦书凯对于自己还是有作用的,就是要看看这个男人究竟还有什么本事?张少肯定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就说,秦大全,你的人不行,是不是该你出手了,你当时可是说一定要教训这个小子的。秦书凯就说,张少,赶紧滚吧,我不想惹事。这是他的心里话,虽然这个柳橙说会保护他,可是那天这个女人生气了,到时候不是自己很是被动,自己没有资本和这些人整天斗来斗去的。秦大全原本就是一个无赖,他和这个张东山不过是为了骗点钱花花,平时到那边吃拿卡要,还远远没到非要拼命的地步,开始就抱着借着这件事讹诈点钱财的念头,听到秦书凯这么说,以为这小子怂了,冷笑道:“呦,看不出你他妈说话还懂得什么不想惹事,已经把我的人打了,老子是不会放过你的!”秦书凯本来确实不想惹事,听到这样,很是不屑,他微笑道:“人我已经打了,你还想如何?”秦大全一听这话就恼了:“你他妈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扬起蒲扇大小的手掌向秦书凯猛然抽了过去,他是动了真怒,不来点真格的,这小子不知道厉害。秦书凯看到秦大全出手,而且摆明了要扇自己的耳光,士可杀不可辱迎了上去,一把就抓住了秦大全右手的脉门,两人身高相仿,不过秦书凯相对瘦弱一些,秦大全本来以为自己吃定了秦书凯,却想不到对手的五指如同铁钳一般抓住了他的手腕,稍一用力,秦大全半边身子都变得酥麻无比,他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眼前的这个穷小子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文弱。秦书凯冷笑道:“不要逼人太甚!”秦大全只觉着他的五指越来越紧,自己的手腕骨骼几乎就要被他捏碎,诧异于秦书凯强大力量的同时,内心也感到有些害怕,苦着脸挤出一个笑容:“可能是误会……”“误会就滚蛋!”秦大全失败后,秦书凯走到了张东山前面,伸手就是一个耳光,只听见啪的一声响,张东山的脸上满是吃惊,上次被打已经很苦恼,想不到今天又是被打了耳光。“你他妈敢打老子!”秦书凯又是一个耳光,既然和这个小子有了仇,那么有机会就要多多的打,不打也是仇人,打也是仇人,如果把这个小子打怕了,他也就不敢在找自己的麻烦了。脸上的疼痛让张东山不敢在说话。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滚,如果以后让我看到你,遇到一次打一次,知道你看到老子绕道走。张东山看到秦书凯如此的厉害,不敢说什么,看着秦书凯,心惊胆寒的走了,等到几个人走远后,柳橙很是高兴的说,小秦,很好。秦书凯很是无奈的说,柳姐 ,仇人我是结下了,你这个保镖做的也很困难啊,要不……柳橙很是不高兴的问,秦书凯,你是不是想反悔你的承诺。说着,很是暧昧的撞了撞秦书凯的身体。女人身体撞击的感觉,让秦书凯飘了起来。心里想,***,真***舒服。秦书凯那儿经得住这样的骚扰,心里很是激动,赶紧回答说,柳姐,我很是愿意保护你。柳橙很是满意的高兴说,这还差不多,走吧。回到宿舍,因为发生了张东山这样的事情,到了宿舍区,各自回到自己的宿舍。秦书凯到了宿舍,李成万早就回来,如打量怪物一样,过来问,秦书凯,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是不是和那个美女约会去了,看来你最近的女人指数很好嘛。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不要胡说,我没有你的本事,整天抱着女人日来日去的,不过我劝你要节省点,不要把自己给弄阳痿了。李成万笑着说,我现在很棒,最近每天晚上那是梅开三度啊。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就你这样的德行,还梅开三度,别人吹牛b可以,你就不要吹了,那么点大的东西如小皮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小孩的家伙。李成万的家伙确实很小。李成万很是生气的说,***,你那个大,如驴吊一样大有什么用,还不是每天晚上自己解决,老子的小,那是短小精悍,女人就是喜欢,真是***不识货。秦书凯说,我***是男人,不需要识货,你这句话还是对你老婆说吧。两人闹了一会儿,李成万竟然提到了挂职的事情,,李成万说,秦书凯,我知道你是没有关系的人,这次下去挂职是个机会,如果下去,说不定哪天就提拔了,这毕竟是一个好机会啊,有追求的大男人,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自己没有他的那样官迷,还是先考虑成家,至于是什么事业以后再说,所以根本就不想去什么挂职。李成万很是不屑的说,秦书凯,大男人考虑的就是征服整个世界,小男人才考虑家庭和女人。大男人征服了世界,就拥有了无数的女人,小男人征服了女人,最终会受制于女人,兄弟,醒来吧。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老子愿意做小男人。李成万就骂道,典型的不成器的东西,难怪下面的家伙长那么大,整天想的就是那点破事,所以到现在光棍也是正常。李成万后来介绍说,按照县委当时的分配名额,农业局也就个挂职名额,主动报名的竟然有个人,李成万就是主动报名的人之一。面对这么多人,单位领导很难决定究竟谁去,这个时候关系就显得很重要,没有关系想都不要想。,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一艘豪华游轮正在平静的行驶。游轮上面是一群学生,其中不乏天之骄子被众星捧月。李信独自一人靠在游轮边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夕阳照射过来,显得有些落寞。“李信!你小子不好好在房间待着,出来干什么?”有两个男生走了过来,直接对着李信嘲讽的说道。李信眼神微变,但他不想和他们两个纠缠,直接转身离去。这两人可是特地来找李信麻烦的,怎么会让李信走呢?两人一前一后拦住李信,其中一人推了一把李信。李信差点摔倒,好在赶紧站稳了身体,然后狠狠的看着两人。“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身穿昂贵衣服的男生走了过来,看到李信后,他的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嘲讽说道。“陈少!我看这家伙鬼鬼祟祟!肯定不怀好意了!”其中一人立马说道。“你胡说!”李信眼神冷了下来。“哼!你可是有前车之鉴,我们不得不防!”另一人也连忙说道。“好了!大家都是同学一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吧!”被众星捧月的一位少女站了出来,眼中略微有些厌恶的说道。少女米左右,扎着一头单马尾,穿着一身校服装扮,下|身百褶裙配上黑色及膝袜,长相清纯可人,不施粉黛的脸巧夺天工一般,嘴角微扬宛如初恋女友一般。李信也见到对方眼中的厌恶,头瞬间低了下来,眼中满是不甘。说话的女生是五大校花之一的清纯校花,林璃。李信和林璃之间也是有渊源的,李信本来在路上救过林璃,但后来被爆出是李信自编自导的英雄救美,在接着被女生爆料,李信偷看女生裙底,所以林璃对李信的态度完全变得厌恶起来。只有李信知道,这些事情他都没有做过,全部都是被人诬陷的。“我看不如把他给扔下船好了!”一个恶毒的女声响起。李信抬头一看,发现是五大校花之一的傲娇校花张钰琪,并且也是林璃的闺蜜。张钰琪扎着一头双马尾,穿着蓝白条纹的短袖,牛仔短裤,配着一双紫白相见的高筒袜,脚上是一双白色大版鞋。“别闹了!”林璃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她有些厌恶李信,但还没有到要把人从船上扔下去。“好吧!”张钰琪虽然口中说着好,但眼珠子转了转,似乎并没有打消想法。“小璃!”陈卓连忙凑了过去,满眼爱意的说道。“我们没那么熟!叫我林璃!”林璃虽然是笑着说,但语气中能听得出来很不待见陈卓。“好了!你难道也想被我扔下船吗?”张钰琪双手插腰很不爽的说道。“没有!没有!”陈卓连忙陪笑的说道,但眼神先出闪过一丝阴霾。如果不是张钰琪,自己早就把林璃弄到手了,上次本来想英雄救美,但没想到被李信破坏了,而且还让他们关系更加密切了。好在自己略施小计,就搞得李信身败名裂,这就是有背景的好处,像李信这种人,努力一辈子,也到不了我这种高度。林璃和张钰琪一同离开,她们看都没有看李信一眼,李信面露苦笑,想到当时自己和林璃还是朋友的时候,自己都有那么一丝幻想,但没想到,自己很快就被人诬陷,林璃也疏远了自己。“李信!你小子给我老实点,不要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陈卓走了过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李信,随后不屑的说道。“那些事情是你弄的!”李信冷冷的看着陈卓问道,随后手伸进口袋,点下录音。陈卓眼神微变,看了一下四周,身边两个人都是自己的亲信,所以嘴角微扬,仿佛在嘲弄李信,然后毫不讳言的说道:“不错!事情都是我干的,那又能如何?要怪就怪你当时不应该出现在那条巷子里,害得我的计划功亏一篑!”陈卓有些咬牙切齿,因为那一次的计划,导致后面张钰琪天天和林璃一起回家,自己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呵呵!”李信冷笑两声,口袋里的手机点一下关闭,他已经获取足够的信息了。陈卓见李信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内心十分舒爽,但他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李信,等这次游玩结束,出了社会,陈卓到时候还是会派人为难李信,他会让李信明白,得罪自己没有好下场。李信手上已经有证据,所以他正准备去找林璃,把证据给她,以此来证明自己清白。就在此时,天空突然大变,游轮也开始摇摆起来,不少人尖叫起来,有些人摔倒在地上。李信连忙抓住旁边的杆子,然后抬头看了一眼,一个滔天大浪拍打了过来。此时控制室,船长正在奋力控制游轮,突然一个船员跑了进来,满脸慌张的说道:“船长!船舱开始漏水了!而且……”船员话还没说完,游轮又是一震荡动,并且在缓慢下降。“赶紧拿出救生艇!先让那些学生走!”船长大声吼道。“是!”船员应了一声,然后赶紧跑了出去。此时天空下着大雨,电闪雷鸣,深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破坏游轮的下方。李信稳住身体,他要先去找林璃。“快!上救生艇!”船员在安排人上船。李信过来的时候,见林璃和张钰琪已经坐上了一艘救生艇,并且已经划的有些远了,她们也没有注意到李信。“赶紧给我滚开!”陈卓一把推开李信,慌张的坐上救生艇。“赶紧上船!”一个身材高挑,绝美的女子满脸冷意,此时拉着一个不知所措的女生说道。李信一眼就认了出来,满脸冷意的女生是高冷校花欧阳静雪,而不知所措的女生则是呆萌校花赵雨凝,她们两的关系很好。两大校花上了另一艘船,此时李信也正准备上船,却被陈卓义正言辞的拒绝:“已经坐不下了!你坐下一趟吧!”“已经没有船了!”船员在旁边摇头说道。往下一看,艘救生艇已经全坐满了人,但陈卓这里明显还能再坐人,但陈卓就是不想让李信上船。雨越来越大,游轮又发出一阵动静,紧跟着慢慢向下沉了一些。“赶紧走!难道还要等他吗?他这种人死有余辜!”陈卓在一边愤怒的说道,然后赶紧弄断绳子。这艘船的人沉默下来,他们没有阻止陈卓的举动,说明他们已经默认了陈卓。陈卓弄断绳子后,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看向李信尽是得意之色,随后叫旁边人划船离开。李信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开口说话,但他确实对这些人失望了。与此同时,游轮慢慢向下沉去,李信紧紧抓住旁边的栏杆,然后看了一眼林璃离开的方向。她临走之前会注意到自己这种小角色吗?李信不得而知,但他也明白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此时暴风雨更大了,一到惊天巨雷突然闪过,紧跟着一道惊天骇浪打了过来,游轮被彻底打翻了,并且紧跟着几艘救生艇也翻了。“咳咳!”趴在沙滩上的李信咳出几口海水,然后用手撑着地面缓缓起来。《穿书之别和反派谈恋爱》《无上合成系统》《岳两女共夫》《凤凰男不能嫁》后,创作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希尔顿新会员》。
最新章节推荐地址:http://badzkj.com/wapbook/84246_960892.html
希尔顿新会员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
正文
上一页下一页